专家:全球军事分化重组在加速 中国可有所作为

  一个军事强国或大国对发展中国家军事的影响力也是衡量该国军事软实力的一个重要指标。目前,军事大国或军事强国加强与发展中国家军事关系的途径主要表现为:一是加强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军事合作。如美国去年8月与非洲南部的莫桑比克举行了长达11天的联合军事演习,以“提高莫桑比克军队在打击非法捕捞、走私毒品和贩卖人口等活动中的能力”。二是强化对发展中国家的军火输出。去年,美国与沙特阿拉伯达成了一项买卖军火协议。该协议计划美国在未来15到20年内向沙特阿拉伯出售总价值达600亿美元的军火。这是美国军售历史上最大的一笔交易。三是扩大多层次的交流与合作。美国在这方面具有代表性。一方面,美国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建立了“反恐”训练基地,开展非传统安全合作;另一方面,美国还大力扩大与发展中国家军队的军事接触、交流与合作,如扩大初级军官赴美留学人员的数量,加大中级军官的接触频度与力度,增加高级军官相互访问的次数等。四是加大对发展中国家军事改造的力度等。为了使阿富汗军队与北约形成“一体化”,美国已经将阿富汗国民军装备的苏(俄)制AK—47步枪换装为美制M—16步枪。美国这样做的目的是,通过这种改造使阿富汗军队逐步实现北约化。

  广泛进行防务合作,有助于使更多国家了解中国的防务立场与理念,扩大中国和平理念的影响力。扩大参与国际军事演习的军兵种范围、规模与演习内容,加大与其他国家军事接触力度,是加强国际防务合作的一种体现。目前,中国与其他国家展开的联合军事演习主要集中于海军联合军事演习。

  二是凡有“一技之长”的国家都可以参与进来。非核武器的种类很多,能够竞争的方面也非常多。这就把竞争的机会提供给了更多的国家。凡是能够发挥本国非核武器研发与生产优势或占有某种传统常规武器优势的国家,都可以加入到非核武器竞争中来。

  韩旭东 霍凤鸣

  美国的盟国采取“越顶”合作。本来,法英两国都是在“美国一盘棋”下展开军事合作,去年11月,法国与英国签署为期50年的军事合作协议,两国三军将进行全面合作。尤其是,法国还要为英国维护核导弹等,开启了两国间的核合作。这种合作超越了北约框架的合作,也越过了美国进行的合作。这在冷战时期是不可想象的。法英之间的军事合作开启了美国盟国“越顶”军事合作的先例。有关国家为了维护各自的国家利益,这种“越顶”合作将会增多。

  军事合作日渐进入非传统安全领域。目前,中国在非传统安全领域与其他国家展开的合作主要集中于“反恐”、救援及勤务等方面。如上海合作组织主要集中于“反恐”演习。实际上,中国还可以在重大自然灾害的危机应对、跨国危机处理和核危机处理等方面展开与其他国家的探讨。

  军事斗争越来越依赖网络。随着网络的发展,军事斗争受网络的影响之大,是传统军队所未遇到的,也是传统战争中所从未出现的。如网络将人与武器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网络对人的心理影响日益增强,甚至关系到战争的胜败等。所以,军事斗争的胜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网络这一虚拟空间斗争的胜败。随着网络对抗越来越成为一种组织行为,网络上的军事斗争会日益变得激烈。

  其次,越来越多的国家推行“外向”型军事战略。冷战时期,美苏两大阵营内各国的军事行动完全受本阵营“极国”控制,即分别受美国与苏联两个“极国”全球称霸战略的制约。冷战后,世界各国在国际舞台上都可以放开手脚追求本国的国家利益。不管是冷战即将结束爆发的海湾战争,还是冷战后发生的波黑内战、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以及目前正在进行中的利比亚之战,都有很多国家参与。这种参与的特点是自由退出与加入,尤其是像波兰等一些国家在这种国际军事冲突中表现非常活跃。这说明,冷战后越来越多的国家在推行一种“外向”型的军事战略,期望通过在国际舞台上的军事参与来提高其国家的国际影响力。

  3 军事软硬实力同时被重视

  最后,军事竞争由强调硬实力转向更重视软实力。冷战时期,以美苏为首的两大军事集团军事对峙主要表现为军事实力的对抗,主要体现在硬实力的比拼上,如看谁的远程导弹多、看谁的核武器威力大、看谁的阵营规模大等。冷战后,随着各国不再以阵营利益为上而以本国国家利益为中心来提高军事实力,军事实力也不是尽可能地保密,而是不断扩大透明度以提高威慑等,各国越来越将竞争的重点转向无形的软实力竞争上。软实力的竞争主要表现在:一是从舆论传播等方面来比拼国际影响力;二是从技术水平上比拼自信心;三是从教育上比拼军队的意识力与凝聚力;四是从法律上比拼军事行动的正义性与合法性;五是从机制上比拼领导力等。美国在其国家军事战略报告中提出要提高其全球领导力,其实质就是要增强软实力。软实力是看不见、摸不着,但确确实实存在着。实际上,这种软实力的竞争更多地体现在智慧的竞争,而不是以往那种看得见、摸得着的体力与威力的竞争。在软实力竞争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开展工作。其中,网络空间领域尤为突出。根据《美国2004年情报改革与防止恐怖法》,美国政府对本国的情报机构进行了整合,成立了“国家情报局”这一机构,使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及其他情报机构的资源得到了充分利用。接着,美国于2010年5月又启动了网络司令部,同年10月全面投入运行。这一机构是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展开网络攻击、以便有效维护美国网络安全的一个实体单位。其他国家也同样重视网络战。韩国、英国等一些国家也开始组建网军。韩国于2010年成立了网络司令部,使网络力量形成合力,提高网络战能力。英国于2009年6月出台了首份“国家网络安全战略”。英国政府官员说,英国已组建了两个网络安全部门,即网络安全办公室和网络安全行动中心,已有能力发动网络战。这表明,越来越多的国家进入网络领域较量。

  三是随着军事技术的发展,非核武器的威力越来越逼近核武器。这将促使更多国家放弃研发核武器,而加入到非核武器的竞争中来。过去,由于军事技术的发展还不能做到指哪打哪、威慑效果也达不到理想的程度,人们不得不求助于威力大的核武器来弥补非核武器的不足。随着精确制导技术的不断提高,非核、精确制导类武器的威力完全可以实现原来核武器达到的威力。因发展核武器受到种种限制,在不能实现拥有核武器愿望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国家将转向研发高精尖的非核武器。

  最后,以“多国部队”模式参与军事行动越来越成为常态。“多国部队”与联盟军队不同:联盟军队受到联盟盟约的约束,“多国部队”是在一定条件之下建立起来的军事合作组织,没有盟约的约束。“多国部队”是二战后多次出现,尤其是近年来频繁出现的一种用兵形式。冷战开始后,朝鲜战争中首次出现以联合国名义组建的“多国部队”。海湾战争时组建的“多国部队”是冷战时期出现的最后一次打着联合国旗号组建的“多国部队”。据统计,冷战期间,打着联合国旗号组建“多国部队”的次数还是非常有限的。冷战后至今,打着联合国旗号组建“多国部队”出现的次数不断增多。“多国部队”似乎已成为国际社会干预某国的一种惯例模式。需要指出的是,“多国部队”正在被联合国越来越频繁地使用,同时也被某些别有用心国家所利用。“多国部队”正成为一种“正义”的化身,被披上公正的外衣,其欺骗性正在增多。

  当前人们对核武器的战略威慑作用有新的思考,认为核武器已成为限于有关国家之间进行较量与威慑的手段,对于大多数国家而言,非核武器已经成为真正的威慑,非核武器的竞争将趋向激烈。这主要是因为:一是美国将武器竞争引向“非核”领域。随着美国宣布不对无核国家首先使用核武器,未来的核竞争还将继续在有核国家之间展开。但是,这种核竞争激烈程度将可能下降,主要是因为,随着美俄裁减核武器新条约的签署,美国开始将军事竞争的领域转向非核武器领域。从目前情况看,美国已开始试验非核的高新武器,如空天飞机、多倍音速导弹等。这些武器已远远超过传统的常规武器所指的含义。可以说,这些武器无不表明美国已经拉开了争夺非核武器制高点的序幕。非核武器竞争已经开始。

  当前,世界各国军事力量的分化与重组呈现以下四个特点:首先,世界军事力量从“三角形”格局向“梯形”格局加速演进。冷战时期,世界军事力量呈现为两极力量格局,表现为两大军事阵营的对峙。每个阵营分别以美国和苏联为首的多国军事力量集团组成,呈现为两个“三角形”对峙的状态。冷战后,各国根据本国的国家战略和国防战略的目标来发展军事实力。世界军事格局呈现为:一方面,美国仍然是惟一的超级军事大国,其他国家在军事实力上与美国无法匹敌;另一方面,美国的军事实力与其他大国的差距不断缩小,不再具有冷战时期的相对优势;与美国军事实力靠近的国家越来越多,世界军事实力“阵图”表现出一个近乎“梯形”的格局,其特点是:美国的影响力不断下降,其高技术武器的优势越来越小,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军事从重视硬实力竞争向强调软实力竞争方向转化。今年5月,美国发表了《网络空间国际战略》,这是美国更加重视软实力竞争的一个突出表现,目的是通过制定网络游戏规则来控制网络,力图在网络空间这个新领域占据“霸主”地位。在这种软实力竞争中,各国都可根据本国国情、发挥本国优势来参与国际军事竞争。这种竞争与冷战时期由大国主导军事竞争完全不同。由于军事力量的发展是一个动态过程,构成“梯形”力量格局上层的国家也就是一种不断变动的过程,这与冷战时期两极的“极国”完全由美国与苏联把持不同。从目前发展态势看,构成“梯形”力量格局上层的国家数量将不断增加,这主要是因为软实力的竞争可以从多个方面取得突破,也利于越来越多的国家占据军事上的“制高点”。

  2 力量分化组合深层次发展

  四大特点——

  传统上,人们通常按作战空间将战争分为陆上战争、空中战争或海上战争等;按范围分为局部战争、全面战争等;按使用的武器,可分为坦克战、舰艇战和炮战等。随着军事技术的发展,传统战争样式也在发生变化。

  同样,各国在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军事合作也是方兴未艾。近年来,各国通过举行联合军事演习、联合开发武器装备、联合举办二战胜利纪念日阅兵活动等,不断扩大国际军事影响。现在,各国在军事的很多方面已经打破冷战时期的界限,如俄罗斯从法国购买军舰、美国卖给东欧“爱国者”防空导弹等,这在冷战时期是不可想象的。

  5 北约未来走向寻求新扩张

  中国越来越深入地与其他国家进行防务合作、联合军事演习和共同开发军事技术等。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向中国派出军事留学生,比以往更加重视了解与研究中国的军事理论等。

  1 军事战略调整步入“快车道”

  其四,以国家利益为中心强调自主发展军事。在全球范围内,各国军事力量的分化与组合是因本国的国家利益需要而进行。这种国家利益推动军事力量的分化与重组和冷战时期有所不同。冷战时期,世界划分为两大阵营,各国的国家利益都要服从所在阵营的利益,或者说主要服从所在阵营的超级大国的利益。冷战后,两大阵营对阵态势消失。随着全球化的不断深入,各国发展军事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本国的国家利益而不是什么阵营的利益了。如法国向俄罗斯出售军舰,这在冷战时期是一个不可想象的事情。目前,虽然法国仍然是北约的一个重要成员国,法国仍然向俄罗斯出售军舰,主要还是从其本国的国家利益来考虑的。另据报道,越南正把金兰湾变成一个国际军港。不管哪国,只要肯付款,就可以使用这个基地,这在冷战时期也是不可想象的。同样,如果当今世界仍处于冷战状态,菲律宾和新加坡也不可能收回美国在其国土上租用的军事基地。

  美国与俄罗斯将扩大军事合作领域。去年4月,美国与俄罗斯签署了裁减核武器新条约。这使美俄两国相互提高了“信任度”,为两国军事合作迈出新步伐打下了基础。同年9月,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实现了自2005年以来俄防长对美国的首次访问。美俄两国签署了一系列协议,以扩大交流,增加相互信任,并“在一些重要事务中展开合作”。

  其次,军事技术竞争多元化。自从战争产生以来,决定军事较量胜负的主要因素,在冷兵器时代取决于参战人员的体力和勇敢,在热兵器时代取决于武器的威力和使用者的智谋。进入全球化和高技术时代,军事较量的胜负主要取决于软实力的博弈。在软实力竞争中,参与竞争的技术多元化是当今军事较量的一个突出特点,如武器装备更加强调隐形性、更加突出网络对抗等。这种特点使各国都可能找到突破口来夺取某个军事方面的主导权,而一个国家不可能在所有的技术方面都占据主导地位。

  (韩旭东: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刘德茂:国防大学政治部宣传部)

  就传统安全而言,一个国家的内战越来越受到外部的干预,即呈现为“内仗外打”。据不完全统计,自冷战结束以来,世界各地发生的局部战争与军事冲突数十起,“内仗外打”却越来越成为常态。美国及北约干涉波黑战争,首开“内仗外打”之先例。接着,美国武装出兵非洲之角,干涉索马里内战。1999年,南联盟因“民族矛盾”等问题引发内战。美国及北约以所谓“人道主义”为借口对南联盟塞族军队大打出手。2008年,格鲁吉亚因“南奥塞梯问题”而发生内战,俄罗斯则出兵格鲁吉亚,这是俄罗斯军队第一次出国作战,同时也开创了高加索地区“内仗外打”战争模式之先例。另外还有诸如塞拉利昂内战等皆为“内仗外打”的案例。不管是世界大国、地区大国还是地区性的国际组织,它们都在一定程度上制造“内仗外打”这种战争现象。从参与这些“内仗外打”模式军事行动的国家规模来看,参与国的数量非常多,从十几个到几十个不等。这再次说明,越来越多的国家通过参与国际军事行动来推行其“外向型”的军事战略。

  近年来,随着美国“星球大战”倡议的提出,非传统武器不断进入人们视野。空天飞机就是一种新型的非传统武器装备。从传统意义来看,空与天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是指不同的空间。所谓“空”是指大气层空间,所谓“天”是指大气层外的空间。飞行器在大气层内外空间里的飞行机理是完全不同的,在不同的作战空间内武器的原理也是不同的。随着军事技术的发展,人们已经将大气层内外的武器装备“结合”在了一起,出现了一种新的武器装备,这就是空天飞机。空天飞机的出现,可以说改变了空与天的作战性质:一方面,空天飞机使外层空间即太空真正成了战争空间;另一方面,空天飞机改变了大气层内作战的样式,使全球成为一个整体的战场,从而使未来的战争更加复杂。由于空天飞机的飞行速度极快,使得捕捉外层空间里处于工作状态中的卫星成为可能,捕捉大气层内正在飞行的导弹也将变成现实。同时,未来战场敌对双方斗争的方式也将大大改变。

  透明、多元、合作、利益、软实力

  三是新战争主体正在出现。

  此外,越来越多的国家通过“二战”这个旧题做新文章。如西方国家在每年的6月6日大肆渲染军事优势气氛,俄罗斯同样将二战纪念日阅兵式搞得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隆重和热烈。其他国家如乌克兰、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等国也都通过举办一系列军事活动来纪念欧洲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活动,以彰显其军事影响力。在诸多重视提高国际军事影响力的国家中,法国最为突出。法国不仅在此次对利比亚采取军事行动中充当“急先锋”,而且还在军事干预科特迪瓦的内政,同时还是联合国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的一支主要力量。冷战结束,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在国外用兵的国家越来越多,有的国家对外用兵的频率越来越大,这是新世纪世界军事发展的一个新动向。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国防部长盖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军将从今年下半年开始从阿富汗撤军。随着美军从阿富汗撤出,北约将会发挥“主角”作用,成为一支仅次于美军的活跃于世界军事舞台的军事力量。

  五大原因——

  其一,北约会寻求新的扩张。冷战结束时,北约是一个拥有16个成员国的军事组织。按理,随着华约的解体,北约也应该停止其工作。然而,北约不但继续存在下来,并且还不断扩大。如今,北约已经成为包括欧洲绝大部分国家、拥有28个成员国的庞大军事组织。目前,北约已经将南高加索的格鲁吉亚武装起来,美国还用自己的武器武装了阿富汗政府的军队。北约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军事集团。北约在安全上发挥着仅次于联合国的作用。为了维护世界霸权,美国将北约推向了“前台”。所以,美国是不会停止北约扩张步伐的,北约的成员国数量还会增加。

  军事技术合作也在开拓新途径。随着中国军事技术的发展和中国军工新产品不断走向国际市场,越来越多的国家期望与中国展开军事技术合作。

  随着信息化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军队信息化的不断深化,越来越多的网络对抗力量将会出现。虚拟空间的斗争将没有战时与平时之分,网络空间的较量将越来越激烈。

  中国军队通过高层互访、战略磋商与对话、边境建立信任措施、海上安全对话与合作、地区安全合作、军事文化交流,以及建立军事热线等方式,拓展增进军事互信的渠道。举世公认,中国军队已经成为致力于同各国军队一道共同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重要力量。

  随着战争手段的改变,人们斗争的视野将进入非传统战争领域。这主要表现在:未来战争向传统战场之外延伸。随着全球化的出现,传统战争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问题”。原来的战场只是使用真正武器进行厮杀的看得见的空间,未来的战场将会向“看不见”的空间延伸。其主要含义是:一种是战争在可视范围之外展开,也就是说相距几千公里的地方可能同时进行着同一战争主体实施的战争。另一种是真正看不见的战争,如在网络空间、电信空间等,黑客的较量、电磁对抗激烈地进行,但人们却无法用肉眼进行观察。这是传统上无法看得见的战场。

  今年4月,中国对外宣布确立国防部例行记者会制度,规定每月最后一周的星期三下午举行记者会,这是中国在国防信息透明方面迈出的引人关注的一步。

  随着军事技术的发展,战争主体也不断出现新的变化。这主要表现在:一是出现不使用真正武器的战争主体。网络战场的主体就是典型的代表。通常,战场上的对决都是使用真刀真枪来进行,网军却使用人们看不见的网络程序来进行对抗。这是以前人们所无法想象的。二是非军队力量的出现。恐怖分子挑起的战争正在改变传统战争的样式。传统战争有明确的目标和清晰的战线,实施战争有明确的主体——军队等。可是恐怖主义发动的战争,使原来传统战争的许多特征发生了改变,如人们无法知道战争的组织者,无法看清从事战争的人的真实面目,无法摸清这些人将用何种战术进行作战等。美国在阿富汗地区的“反恐”无法打倒真正的对手,传统的武器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所以,美国纵使有全球最先进的武器、实力最强的军队,也无法在对付恐怖主义的战争中取得最后胜利。

图片 1
2010年11月,中国海军第七批护航编队起航,前往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

  三是与俄罗斯共同建立导弹防御系统。近几年,美国到处兜售其导弹防御系统,以实现其既定的战略目的:一是构建对美国有利的军事战略态势;二是使其生产的导弹防御系统获利。所以,美国在日本建立了第一个海外导弹防御系统。接着,美国又将其导弹防御系统卖给了印度。然后,美国又大力支持波兰建立导弹防御系统。去年,美国又推出新花样,让北约出面与俄罗斯一起联合建立导弹防御系统。今年,美国将会仍然推动北约与俄罗斯共同建立导弹防御系统。一旦俄罗斯真正加入这种导弹防御系统,北约在国际军事舞台上发挥的作用将会更大。

  伴随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国参与的国际军事合作日益增多。近年来,中国军队积极发展与大国的军事关系,拓展与周边国家的军事合作,深化与发展中国家的军事交流,与世界各国的军事互信进一步增强。  中国海军实现了全球航行,并于2008年首次向国外派出舰艇编队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提出“分区护航”等建设性建议,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可;实现了历史上首次赴国外执行撤离中国公民任务,赢得广泛的国际赞誉。

  尖端武器领域展开合作研制与生产,实现高技术共享。过去,美国只与少数盟国有尖端军事技术共享,如美国与日本共同研发导弹防御系统等。如今,这种盟国间军事高技术共享的现象正在改变。去年,俄罗斯与法国共同签署了合作协议,两国企业将共同为俄军建造“西北风”级军舰,这是北约成员国首次向俄罗斯出售如此先进的尖端武器。法俄双方都表示,希望进一步扩大包括国防和安全等领域的合作。这就预示着,法俄两国将可能在更多领域、更高技术层面上展开合作。

  其三,结盟意识不断淡化,合作意识渐浓。冷战时期,世界军事力量分为两大阵营。冷战后,美国通过扩大北约成员规模、通过防区外行动凝聚北约成员国和调整北约军事战略使北约成员国看到联盟的发展希望等手段来强化北约。对此,人们本以为世界军事形势将变得简单与清晰,但世界军事发展的现实却是变得日益复杂,其中一个突出表现就是越来越多的国家无法确立清晰的结盟“伙伴”,使得越来越多国家的联盟意识不断淡化,而合作的意识渐浓。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在军事行动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喜欢采用合作形式参与,如在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打击利比亚等军事行动中,参与国都是以“多国部队”形式出现;二是在军事技术上,越来越多的国家愿意采用共同研发武器装备这种形式来提高武器的技术水平,如日本与美国共同研发导弹防御系统,印度与俄罗斯共同研发“布拉莫斯”巡航导弹系统等;三是在军事力量发展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到联合军事演习的大潮中来,多国联合军事演习的规模越来越大,每年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目前看,多国联合军事演习已渐趋成为一种常态性的国际军事行动。

图片 2
资料图:2010年12月10日,美国海军宣布成功进行电磁炮试验。

  从世界战争史看,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发生的战争都是地区性的,任何一个军事事件造成的影响基本上也都是地区性的。经过两次世界性的战争后,世界军事力量发展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即各国军事力量的发展基本上受控于各自所处军事阵营“极国”的约束,且不得不围绕着“世界问题”展开。冷战后,尤其是进入新世纪后,虽然世界各国军事力量的发展仍受多种因素的影响,但这些因素已经发生了完全不同的变化。世界各国军事力量的分化与重组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即当前世界各国的军事力量进入到历史上最为复杂的分化与重组时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世界军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