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温暖的家

原本以为生活对他不公,但在这里,他再次感受到了家温暖、感受到了战友的真情,他的心又找到了归属。我们愿意把这份温情一直保持下去,直到他能够展翅高飞的那一天。
—-武警兵团总队执勤第二支队执勤一大队教导员 祝明星
我是王发祥,我是一名孤儿,来到部队已经一年多了,今天我要为大家讲述的是我自己的故事。
我出生在贵州雷山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那里很贫穷,但在家人的呵护下,我的童年很快乐。八年前的一场意外,却让我幸福的童年戛然而止,当我看到爸爸妈妈冰冷的身体的时候,我只有一个劲的哭,希望用哭声让他们再睁开眼睛看看我,再一起回到那个简陋而又充满幸福的家,但是我哭了好久,也不见爸爸和妈妈醒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始终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无数次在梦里,爸爸妈妈会带着从县城里给我买来的玩具回到家里,妈妈会拉着我的小手带我去山上采新鲜的蘑菇,但是梦醒的时候,只有我和哥哥姐姐在冰冷的房子里,我能做的,只有不停的哭泣。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跑上山顶,在漫天的大雨里呼喊着爸爸和妈妈……我多想他们回来啊。那天晚上,我是被大哥和姐姐从山顶背回来的,还发了高烧,哥哥姐姐为了给我治病想尽了办法,他们抱着我,拿着家里唯一的老母鸡,挨家挨户的敲遍了村里的每一户人家给我找药。当我醒来的那一刻,哥哥姐姐使劲的抱着我,一边哭一边说:“阿祥啊,爹娘已经不在了,你可不能再出事了,你要是出了事让我们怎么给爹娘交待啊!”我抱着哥哥姐姐哭着说:“我要好好活着,我不要你们对不起爹娘,我们一定都要好好活着。”
从此,在村里人的接济下,我们三人相依为命。再后来,哥哥到了外地打工,每个月都会给我们寄钱回来,姐姐也到了嫁人的年纪,可是她一直没有答应上门提亲的人,她总是说,我还小,不能没有人照顾,要等我长大了,她才会嫁人。但是我知道,哥哥姐姐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我,这些年我们三个人受了这么多委屈,经历了太多的坎坷,他们是不放心我一个人。
直到上完高中的那一年,我第一次面临人生的选择,县里来人到学校征兵,我不禁想起了以前学校军训的时候,看到那些教官威武的身影,以及在学校时候看国庆阅兵时军人刚强的样子,我在咨询了相关信息之后,决定去当兵,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能给家里减少负担,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姐姐,姐姐很高兴,她和我一起准备了入伍申请书,一起到学校交给了武装部的干部。在等待入伍通知书的那些天,姐姐和我一起坐在村口的大树下焦急的盼着,终于,我们等来了县里的通知,我和姐姐抱头痛哭,庆幸的是我终于能为哥哥姐姐做些什么了,难过的是,从此我就要和他们分别了。
戴上大红花,穿上迷彩服,坐上西行的列车,我从大山里来到了祖国的西北边陲,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在新兵营,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任班长,结识了第一批战友,我知道,新的生活开始了。新兵营的三个月是爸妈去世之后最开心的时光,比起在学校里,这里的领导和班长十分关心我,他们没有把我当做孤儿,没有因为我的特殊情况而小看我。白天吃饭的时候,班长总是往我碗里夹肉,晚上睡觉的时候,班长会给我掖被子,我的身体素质不好,战友们总是想尽办法帮助我,每当我坚持不住的时候,他们都会给我喊加油,让我能够咬紧牙关继续坚持。新兵授衔的时候,指导员给我拍了照片,用他的手机发给了我哥哥和姐姐,看到我终于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军人,哥哥姐姐都流泪了。
新兵营的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来不及擦干离别的泪水,我又来到了新的地方,一个被所有班长称为“家”的地方。起初我并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被称为“家”,但是接我来的中队长告诉我说,在这里,我会真正找到自己的“家”。
在中队的第一天,中队领导带我们参观了中队的荣誉室,在这里,我看到了这是一个有着光荣历史的中队,连续十几年被评为“标兵中队”,涌现出许许多多优秀的干部和战士;在中队营区门口,我看到了一座胡杨根雕,上面写着中队“四家”精神。我感觉这是一个优秀的集体,但是我这样一个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人,能不能在这个集体立足?我这样一个家庭如此特殊的人,会不会被大家瞧不起?我不知道。
果然过了没多久久,我的劣势就表现了出来。单说一个体能训练,就让我实在难以坚持,这里的标准比起新兵营来实在太高了,我就是拼尽全力也难以赶上大家的步伐。看着大家的训练成绩都在飞速提高,我心里感到深深的不安,我怕大家会因为我的训练成绩差看不起我。而且相比较于我的战友们,我是一个内向的人,并不擅长和别人交流,每次发言的时候我都说不出什么来,虽然班长会替我解围,但是这样的比较确实让我很难受。
在中队第一次参加五公里测试的时候,我很不争气的落在了最后一个,而且随着体能的消耗,我越来越坚持不下去,倒在了路上,跑在前面的班长立刻转身回来,拉起我要往前跑,我对他说:“班长,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班长听到这句话,瞪着眼睛对我说:“我带出来的兵,没有说放弃的!你给我坚持下去,这点困难都坚持不住,你怎么对得起你的哥哥姐姐!”说罢,硬是拉着我起来继续跑,跑着跑着,我感觉后面有人在推着我,身后传来了中队长何力的声音:“跟着你们班长的节奏跑下去!调整呼吸,坚持下去,你要相信你自己,你能行!”前面有班长拉着,背后是中队长在推,我的脑子里又浮现出哥哥姐姐的身影,我不能放弃,我要坚持!在他们的帮助下,我终于跑完了全程,在我冲过终点线那一刻,我几乎晕了过去,但是我看到,班长在对我伸出大拇指。
在中队最难忘的一天,就要数我过生日那天了。其实在我心里,非常羡慕过生日的战友,在每个月的第一天,中队都会为他们过集体生日,大家一起吃蛋糕,唱生日歌,还可以给家里打电话。但是在我过生日的那个月的第一天,我并没有参加那次集体生日,那天我还在想,是不是大家忘了我的生日,但是我也不好意思去问他们。直到我真正生日的那一天,战友们全都来到了我们班,指导员拿出了一个比以往都要大的蛋糕,中队长为我戴上了寿星帽,排长拿出手机,连上了哥哥姐姐的微信视频,班长为我点燃了蜡烛,战友们为我唱起了生日歌,这一切来得那么突然,又那么特殊,说实在话,从小到大,我没有吃过这么大的蛋糕,也没有这么多人和我一起过生日。通过手机屏幕,哥哥姐姐看到了我过生日的全程,我看到他们流泪了,我也哭了,但是我哭得很开心,很幸福。
往后的日子里,我也真正能够体会到大家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指导员在上课的时候对我们说,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幸福总是伴着坎坷前行,我们每个人都要怀着一颗奋斗的心去争取自己的幸福,同时,面对别人遭遇不幸,我们要保持善良,用爱心去关怀别人,帮助别人,照亮别人的人生,也是对自己的一种升华。我知道,在中队,这样互相帮助的事情有很多,在2014年的时候就有一位班长的父亲身患癌症,中队全体党员把工资卡给了他让他给父亲看病,现在我能感受到,相同的关怀就在我身上,我能做的,就是和大家一起奋斗,用自己的成长进步还回馈大家对我的帮助。
去年10月份的时候,指导员把我叫到了办公室,告诉我姐姐要嫁人了。听到这个消息,我难以抑制住兴奋,姐姐终于要嫁人了,指导员拿出手机,拨通了视频通话,让我和姐姐视频聊天,姐姐说,看着我一天天长大,她的心也就放下了,希望我能在部队里好好干,不要让大家操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报大家。结束了视频,指导员问我想给姐姐做些什么,我想了想说:“我要给我姐姐寄钱,给她买新衣服。我还要好好干,年底拿优秀士兵,让姐姐看到我长大了!”指导员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样的,加油!”
于是,在后面时间里,我努力追赶着大家的步伐,再苦再累我也要坚持到底,军事素质不行,那就加操练;普通话说不标准,那就拿着字典练;不敢和别人说话,那就积极参加中队的各种活动;而这一切,都是在大家的帮助下完成的。年底的时候,我终于被评为优秀士兵。当我把手捧优秀士兵奖状的照片发给哥哥姐姐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的哭了。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回到了家乡的小山村,回到了我原先那个家,家里有爸爸妈妈,哥哥姐姐,还有我在新兵营的领导、班长、战友们,还有现在中队的中队长、指导员和战友们,家里摆着丰盛的饭菜,他们正向我招手……第二天醒来,班长说我笑了一晚上。
如今,来到部队已经一年多了,在这里,我已经找到了我真正的“家”,对我来说,能到部队来,能到这样一个“家”无疑是幸运的,在这里,中队领导、班长和战友们都是我的亲人,是他们的支持让我走到了今天。我会继续努力,以一名合格军人的身份继续好好的干下去,我不会让大家失望!
讲述人:王发祥 整 理:邹立皓、黄楷林[责编:丛芳瑶]

穿上迷彩装,戴上大红花,18岁的王发祥坐上了去往新疆阿克苏的列车。那是他第一次走出大山。

www.yabo2019.com,王发祥的家在贵州省雷山县达地乡,儿时生活虽然贫苦,却无忧无虑。10岁那年,父母意外离世,王发祥姐弟三人的幸福戛然而止。很长一段时间,王发祥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他无数次梦到爸爸骑着三轮车从县城给他带回玩具,梦到妈妈带着他们姐弟三人到山上去采蘑菇。梦醒后,年幼的他只能抱着哥哥姐姐哭……

在村里人的接济下,王发祥姐弟三人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几年。后来,哥哥没有上完高中就远走他乡打工,姐姐在念完初中后,考虑到王发祥还小,便一边在家务农一边照顾他,还几次拒绝了媒人的说媒。

2017年,王发祥高中毕业了。县人武部到学校征兵。想起2015年大阅兵中军人威武刚强的样子,王发祥决定去当兵。等待通知的那些天,他每天早早跑去村口的大树下坐着,直到太阳下山才回家。拿到入伍通知书的那一刻,王发祥和姐姐抱头痛哭。王发祥第一次感觉到他能为家里做些什么了,但同时也为即将要和姐姐分别而难过。

新兵营的生活对于王发祥来说是新鲜的。过惯了馒头咸菜生活的王发祥,见到肉就使劲吃,近乎暴饮暴食。班长李万江看在眼里,很严肃地对他说:“发祥,想当一个合格的兵,先要管住自己的嘴,连这一关你都过不了,恐怕不到3个月你就得回家。”李万江看到了王发祥眼中闪过委屈,但为了他的健康,还是严格控制了他的饮食,并为他制订了专门的训练计划。渐渐地,王发祥的身体比刚来的时候壮实了不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国军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