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约与俄拟进行军事合作 对导弹防御仍存分歧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金力):北约与俄罗斯26日最终敲定了2011年度的双边军事合作计划。

新世纪俄罗斯与北约军事合作现状及前景分析

  北约成员国以及参与阿富汗军事行动的北约伙伴关系国等66个国家的总参谋长或军事代表26日至27日在布鲁塞尔北约总部召开会议,落实去年11月北约里斯本峰会的精神并制订具体计划,包括落实北约未来十年发展战略,制订北约向阿富汗武装力量移交防务以及北约撤军后如何确保阿富汗安全与稳定的计划等。

2002年俄罗斯与北约签署《罗马宣言》、俄罗斯北约理事会成立以来,世界局势发生新的变化,确实为俄罗斯和北约的军事合作提供了机遇。同时,双方的军事合作也面临着很多结构性问题。在未来双方军事合作能否继续下去,不仅影响俄罗斯和北约的关系,也关系着世界格局的变化,所以,我们有必要对其进行分析和探究。
  一、俄罗斯和北约军事合作的现状
  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瓦连里·格拉西莫夫上将于2013年1月份表示,俄罗斯和北约军事合作计划规定,2013年举行数次联合演习和演练,“其目的将是演练后勤保障和反恐怖以及海上救援方面的实际协作”。他还表示,俄罗斯将参加北约的“警惕天空”演习,该演习定于2013年下半年举行。在俄罗斯-北约总参谋长级会议上通过2013年军事合作计划,他说:“我们将继续在诸如打击恐怖主义、海盗行为以及海上搜救、后勤保障、军事科学交流方面合作。”这表明俄罗斯和北约的军事合作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双方军事合作更加紧密。
  第一,普京实行务实政策,双方军事合作取得丰硕成果。进入21世纪以来,奉行务实政策的普京当选为俄罗斯总统,促进了俄罗斯和北约关系的改善和发展。普京将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放在首位,对外政策服从和服务于国家利本文由论文联盟
  第二,北约延续传统遏制政策,摩擦和冲突不断。北约作为20世纪美国遏制苏联的军事同盟组织,长期以来一直对苏联实行遏制、分化、演变的政策。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虽然继承了苏联大部分的国家实力,但已经不如苏联强大时期。北约趁俄罗斯实力衰弱之际,加紧东扩,进一步压缩俄罗斯的生存空间。2007年12月,“北约俄罗斯理事会”会议在布鲁塞尔举行,双方认为无论是北约东扩、美国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俄罗斯退出《欧洲常规力量条约》问题,还是科索沃地位的问题,在任何一个重要的相关国际问题上都无法取得共识。针对北约准备继续东扩,俄罗斯外交部表示:“这对俄罗斯是极为敏感的问题,特别是牵扯到前苏联国家的情况下,认为北约扩大与保障欧洲安全没有任何关系,计划中的东扩是一个严重的挑衅因素,他可能导致出现新的分界线。”②2008年3月,欧盟轮值主席国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俄罗斯,普京指责“西方国家试图以北约取代联合国,警告北约在没有直接对抗的情况下扩张,不仅达不到目的,而且有害和起反作用。”
  二、俄罗斯和北约军事合作的特点
  第一,各取所需,相互借重。俄罗斯和北约进行军事合作,并非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北约早就确立东扩战略,而俄罗斯则是其东扩的主要障碍。北约和俄罗斯先是成立“19+1机制”后又进一步发展成“20机制”,不过是为了安抚俄罗斯,扫清东扩的障碍。另外,苏联解体后,美国单边主义突出,不将国际社会放在眼里,独断专行,甚至连自己的小伙伴都不屑一顾,使得北约倍受冷落,一直面临生存危机。因此,北约也想借俄罗斯提高自己的国际地位。而俄罗斯一方面借机拉近与欧洲的关系。加快融入西方的步伐,并获取经济上的利益。另一方面,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俄罗斯也想借机打入北约内部,从内部“改造”北约,使之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
  第二,侧重机制建设,拓宽合作领域。双方在“20机制”内开展了广泛的军事合作。双方在打击恐怖主义、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处理地区危机、军控、海上搜寻和救援、各理事国军方之间的合作、军事改革以及民间紧急事件应对等领域以“平等的伙伴关系”进行合作[3]。2003年俄罗斯与北约为改善双方军队的协调能力,在俄罗斯和北约成员国境内进行了20多次联合军事演习,并在“北约俄罗斯理事会”的框架内启动了在战区导弹防御问题上可能进行高水平合作问题的研究,并开始进行规模较大的战略联合反导演习[3]。2005年4月俄罗斯与北约签署了和平伙伴关系框架内的《军队地位协议》,为双方在维和、战区导弹防御和反恐等方面展开合作奠定了法律基础,这一协议在俄罗斯与北约军事合作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4]。
  第三,双方分歧较多,在北约东扩、共建导弹防御系统等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在“20机制”中,俄罗斯实际上与北约其余成员国处于不对等的地位。俄罗斯只对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具有决策权,对于像北约东扩、北约防务等核心问题,却毫无影响力,更不要谈什么共同决策。如罗伯逊在肯定俄罗斯一北约理事会作用的同时,依然强调北大西洋理事会的作用,他说,“我们和俄罗斯没有放弃我们各自的原则或特权,没有任何一个非成员国能否决北约的决定。”[5]俄罗斯领导人和高级官员仍然多次在公开场合声称北约没有东扩的必要,俄罗斯也不放弃首先动用核武器先发制人打击的权利。面对北约发展反导能力,尤其是针对远程导弹的拦截能力,俄一直保持警惕,担心这会削弱俄战略导弹的威慑力,打破现有的核均势。布什当政时期就计划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但是这引起俄强烈抗议和反制,进而影响了俄北关系的发展。奥巴马上台之后,美国政府部署反导系统的初衷并没有改变。俄同意与北约合作,并不意味着俄真正解除了戒备。梅德韦杰夫也公开警告说,如果俄与北约关于反导的会谈不能打消俄罗斯顾虑,而北约又执意推行反导系统,可能会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事实上,北约坚持东扩政策、对“欧洲安全条约”反应不积极等,决定了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的特点:未来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进展,但总体仍然很脆弱,进展缓慢[6]。

  在26日下午举行的北约—俄罗斯理事会总参谋长会议上,双方敲定了2011年度双边军事合作的工作计划。据透露,双方今年将在6个领域加深军事合作,包括阿富汗、反恐、打击海盗、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等。但双方在共建欧洲导弹防御系统上存在严重分歧。北约建议双方各自建立互相独立的导弹防御系统,但俄罗斯建议双方导弹防御系统实现对接和部分合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世界军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