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特战尖兵李函:为祖国人民守岁的第11年_光明网

春节,当家家户户吃上了团圆饭,在炮竹声中守岁跨年时,有一群人,他们职责在身,驻守战位,守护天底下最大的团圆。武警新疆总队某支队特战一中队小队长李函便是其中一员。
李函组织队员训练
李函自幼受从军的父辈影响,一直对部队充满憧憬。现在回想起小时候,玩具中最多的是玩具手枪,照片里留下最多的是“军装照”。2007年12月,李函光荣入伍,成为了一名武警战士。经过了一些基础科目的考核,李函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特种兵”。
白天,李函带领特战小队队员训练。李函认为,只有自身的能力过硬,才能带出有过硬素质的兵。所以,在训练场上经常能看到李函和队员一起练的场景
新兵连的训练对李函的影响深远。第一次摸枪射击,李函打出了49环的好成绩,新兵连的班长对他说:看来你有狙击手的潜质。这句话一直激励李函至今,“非常感谢我当时的班长,他的鼓励给了我军旅生涯莫大自信。”那时,李函发誓一定要刻苦训练。
李函的荣誉证书和奖章
入伍12年,李函践行诺言,也快速成长着:2011年,李函被表彰为“优秀士官”标兵;2012年,参加武警总部“2012年度突击专业干部骨干集训比武竞赛”,获得个人综合成绩第一名;2015年,获全军优秀士官人才一等奖;2018年,被表彰为总队“三疆”干部。此外,他还先后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三次。
谈及获得锻炼机会,李函说得最多的形容词是“荣幸”;聊起取得的荣誉,用得最多的动词是“感恩”。
特战队员们装点食堂,准备过年
成绩越多,责任越大。2016年,李函提干毕业回到原单位后,他被推荐去带新兵。组训前,他熬通宵学习动作要领,把自身练得本领过硬,再教授新兵。最后考核时,在所有的新兵班建制考核中,李函所带的班取得了训练科目综合第一名的成绩。
除夕,李函和妻子来到中队的食堂,和大家一起包饺子、过春节
2013年,李函在提干学习的路上结识了同为军人的现在的妻子。毕业后,他们多次将结婚提上日程,却又因为双方分别在外执行任务而多次耽搁,直到2018年10月底才顺利领了结婚证。日常生活中,虽然两人单位相距仅50米,但每天最多只能见上一面。
李函和战友们一起包的饺子,这就是部队里的团圆饭
前几天,李函接到要筹备参与2019年比武的通知。他答应妻子,等比武归来,就回老家风风光光的补办婚礼。算算时间,“那可能结婚一年,我都没有穿上婚纱,”李函的妻子说。
“等到我比完武回来,载誉而归的时候,我让我们所有的战士给你做伴郎!”李函说。虽然只是一个许诺,但对李函而言,这也是激励自己更好地带队训练、履行小队长职责的动力。
特战队员们在一起迎接农历新年的到来 特战队员的除夕夜
什么是“家”?李函看来,对于当兵的人而言,国家是“家”;有父母的地方是“家”;结婚后,哪里有爱人哪里是“家”;在中队、小队,有战友的地方也是“家”,每位战友都是家人。
“我是军人,是儿子,是丈夫。军人职责要求我们坚守岗位,对于父母和爱人,我会有愧疚,但我会尽我所能处理好‘大家’和‘小家’之间的关系,比如多给家里打打电话,在家时多分担些家务,多做些补偿。”
春节临近了,特战队员们在食堂贴上了福字,挂上了灯笼
2019年的春节,李函仍在部队度过。中队举办了各式各样的文艺活动,互相表达新春的祝福。除夕夜,中队组织大家一起看央视春晚,小队还会组织大家集体和每位队员的父母进行视频通话,送上新春的祝福。包括李函在内的中队的所有干部还负担着除夕夜执勤、巡逻的勤务,目的是让来自祖国各地的队员都能完完整整看一次春晚,在离家远远的地方感受年味,感受部队大家庭的温暖。
李函和他的队友
李函上小学时,老师在班上问大家长大以后的愿望是什么。李函第一个站起来说:我长大去当兵!老师又问:你去当兵干什么?李函想起当过兵的父辈们说过是为了保家卫国,便答到:我要保家卫国!“当时说出口时,我自己是很自豪的感觉。”
时光流转。十年后,李函如愿参军入伍;二十年后,每个除夕,李函和他的战友坚守战位,守护天底下最大的团圆。
一家不圆万家圆,万家圆时心亦安。新春来临之际,李函和他的战友们都在努力成为让祖国放心、令家人安心、为自己自豪的人。
而那祥和气氛中闪烁的万家灯火,便是百姓在春节里送给他们的军功章。
策划/张若梦 通讯员/王国银 蒋国徽 赵松 编导剪辑/房小棋 摄影/张若梦
摄像/石俊杰、张森、王小杰、周杰、房小棋[责编:杨煜]

问:还记得新兵连第一次在部队过年吗?

图片 1

一晃距离新兵入伍已经二十年了,我们那时都是年底去的部队,到部队新兵不久就要过年了,从小到大第一次远离家人在外过年,所以还是很想家的。但是新兵连人多,五湖四海,过年训练相对比较宽松,时间也多一点,就冲谈了对家的部分想念。

记得那年过年,放假的第一天,集体先到浴池洗澡,那可是入伍后最大的享受,能泡一会,戳一下,开玩笑说能不忙下半斤泥,主要是平时的确没时间。每个班把班里布置一新,晚上会餐包饺子,那时候会餐可以酒,过节连里相对比较放松。

晚饭时进去一看,六七个菜,还有汤,谗完了,那时新兵连除了大白菜就是大白菜,要吃烦了。会餐时新兵全国各地的下酒令,游戏,喝的不多,玩的快乐。包饺子真是技术活,大家来自五湖四海,饺子的形状也是七形八状,所以那时的饺子没有煮的,只能蒸啊。

吃饭后晚上看联欢会,玩游戏等都可以。好不容易认为过节放假可以睡个好觉了,半夜睡得正香,一串紧急集合哨声想起,披上衣服抓起被子就拍了出去,总之什么形状都有,领导说就是要检查一下过节的战备意识。由于紧急集合不合格,集体一个五公里夜跑。第一次在部队过年,从此烙下深刻印象了!!~~

当然记得。不过,因为16军当年组建装甲步团,我们这一年的新兵(82年10月入伍)提前下到了连队。下到连队没几天,我们连坐上闷罐车开往抚顺章党。部队代号是81899部队,隶属坦克四师装甲步兵团二营五连,驻扎在抚顺628厂,大伙房水库旁,距离大李家很近。

大年三十的中午,连队会餐,第一次喝啤酒,一碗不满,喝完就感到多了,在水库旁来回走了一个多小时,还是吐了。现在知道,酒量也是锻炼的。下午以班为单位包饺子,人人忙的不易乐乎,记得那年春节,连队干部指导员白海龙家属和技术员庞军家属也在连队过春节。初一的早上,自己早早的起了床,拿起大扫把,打扫出干干净净的大道,通往连队在山坡上的旱厕。当年连队战士都很清纯向上,连队干部都很廉洁爱兵,官兵团结如钢…

一转眼,三十多年就过去了,很是想念连队的干部和战友,想念自己的排长、想念自己的两任班长,更是怀念连队的技术员庞军…

我是黑龙江武警部队某县消防中队76年兵,过小年当天到中队在中队过的第一个春节,指导员是个很好的领导三十的晚上组织大家玩了一会,分享一些奬品之后大家都去歺厅包饺子。并派出两名战士准备鞭炮燃放,饺子也包好了就等十二点准时下饺子。东北人过年三十所以夜里十二点钟吃饺子🥟。大家都看着墻上的钟表一到十二时整,外边人点炮同时厨房下饺子。就在饺子下锅的同时出动警报响了,我们飞快的冲向车辆蹬车出动,县城西南有一居民家的房子着火。火势凶猛大家正在救火时值班人员骑着自行车来了。说:接到报告有一距县城六十多公里的农村居民草垛起火。嫩江草原都烧草作饭取暖,每家都准备好多干草,任务紧迫分兵两路两台消防车一个班战斗员前去灭火。这二起火刚刚灭完直接又投入第二次灭火,城区四起农村二起,大家都又累又冷又饿收拾装备回到营地,也顾不得什么基本都跑向食堂吃饭,一进歺厅没人炊事员那去了?有人说准去睡觉了找他们去,又一看值班人员也没有了,大家都不知所措时听到大门口炊事员的声音,一看三个人拿着铁锹也是满脸黑回来了。原来都出动灭火去了,又接到县医院的报警太平间起火,由于没有人了这三个人拿着铁锹去灭火了,县城的那地方也不大土房子,他们用雪又组织医务人员打水一起把火灭了,还抬出两个去世人员。队长一听说:“都去先洗洗在做饭吃”。我们正吃饺子哪外边一阵炮响和音乐声,从窗户一看县人民政府领导听到我们忙了一宿,领着大秧歌队来慰问我们来了。一看表大年初一九点钟了。这就是我的第一个当兵的春节。

在我的军旅生涯中,有三次在部队过年最令我难忘。

第一次是新兵们扎堆哭泣想家;

那是我刚任职排长才半年,是第一次提干后在部队过年,还没有什么管理经验。大年初一的上午,我到班里去转悠,突然发现有一个班里不对劲,十多个战士坐在一起,有几个趴在床上,有几个互拥着,见我进来一声不吭,也不起立。我有些诧异,一打量,全是当年的新兵,有几个眼红红的,显然刚哭泣过。我明白了过来,这是想家了!

当时,我也比他们大不了几岁,过年也是想家的。想好好劝劝他们,却不知道怎么说,只是让他们别想家,自己感觉也没有说服力。

一会班长进来了,看到室内的情景,“哈哈”大笑道:“看你们那点出息,当兵了还想家,真是让人笑话!”

“都给我起来,马上下去参加游艺会去,多拿几个奖比什么都强!”硬是把新兵赶了起来,去参加连队组织的春节游艺会。一会儿功夫,这帮新兵就有就有说有笑了!

班长的处理方法对我很有启发。

第二次是除夕夜巡线迎新春;

我们是供电连队,有一年除夕刚会过餐,有个点号就报告没了电。

停电就是命令。我们抢修小组马上出发。那一年特别冷,老天也成心不让我们过年。我们检查了几个可能出现故障的地方,居然没有问题。这下麻烦了,点号本来就比较偏远,线路又都是在大山里边,排除不了故障就无法送电,大家只好沿着线路检查,到查到故障,恢复送电,已经深夜零点多了。

山野里,我们迎来了新的一年!

第三次是临时包饺子;

有一年,由于司务长的疏忽,速冻饺子粘成了块块,饺子煮成了一锅粥。大过年的,战士们没能吃上饺子可是大事。

怎么补救呢?

连队紧急组织会包饺子的战士,又动员了家属,大家一起动手,到中午就包了满满的几桌面的水饺,几个老兵又炒了几个菜。那天中午,连队食堂特别热闹,大家高高兴兴的过了一个快乐的年!

我是1994年12月入伍的新兵,那时候第一次在部队过春节是我非常期望的一件事了。

我们从春节的前2天开始全团就进入了二级战备状态,后来听班长说才知道,只要是在节假日的时候我们都要战备状态,我们的任务就是保家卫国,老百姓过年时候的的安宁,那才体现出我们军人的价值。

虽然战备状态,不过年还是要正常过的,除夕的上午,我们跟着班长打扫卫生,挂灯笼贴春联等。

到了下午,炊事班则把面和饺子馅发放到各班,由自己班包饺子自己煮。我们班的几个新兵只有我一个东北人会包饺子,其余的基本都是南方兵,都不会包饺子,但这是任务,不会包也得包,在班长的带领下,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完成了任务,包完以后,大家的身上脸上基本都沾满了白面。在去看饺子,除了东倒西歪的,就是四不像的,只有我包的饺子鹤立鸡群。

等煮玩水饺以后,大家都笑的前仰后翻的,饺子变成了片汤,只有我和班长副班长包的饺子还可以吃到嘴里。

吃饭以后,很多新兵都哭了,大家都很想家,我是一个例外,不过在那种情绪渲染下也第一次流下了眼泪。

晚上7.30分,除了值班的战士以外大家都去了广场看一年一度的烟花表演,那应该是过年里最奢侈的节目了,看过烟花以后回到连队连务室统一看央视春节晚会,看过晚会以后,一切又恢复到平日的正常部队生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国军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