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赴亚丁湾护航海军除夕仍在执行巡逻任务

    ■记者 钱晓虎 田源

  新华网“武汉”舰1月25日电 新华社记者 朱鸿亮

  一轮圆月悄然升起,平静的海面泛起幽蓝的微光。1月14日晚,刚刚完成第二次护航任务的“武汉”舰轮休舰员已经枕着波涛进入梦乡。

  第一缕阳光照亮亚丁湾,远处的渔船渐渐清晰起来。

  “我是‘粤河’!我是‘粤河’!遭两艘不明快速小艇追击!”19时整,国际海事公共通信16频道传来了急促的呼叫声。“我船关闭所有灯光,航速提高至21节后已成功摆脱,提醒其他船舶注意。”

  在“武汉”舰后甲板值更的上等兵吴强,紧握望远镜,注视着前方的海面。这位出生于1990年的年轻水兵长着一张娃娃脸,表情却显得镇定成熟。

  原来,这是“粤河”号在向附近海域的商船喊话,提醒大家警觉。“粤河”号的信息引起了当更的护航编队指挥组组长姚俊彪的警觉。他与“粤河”号沟通联系后获悉,该船隶属我国中远公司,正前往苏伊士运河,同属该公司的另一艘商船“天河”号,也在我军舰前方附近海域与“粤河”号相向而行。“我海军护航舰艇正在执行巡逻任务,有紧急情况请及时呼叫我。”姚俊彪向“粤河”号和航速较慢的“天河”号发出通报。“我是‘天河’,感谢祖国海军……”“天河”号船长惊喜的回答突然受到口哨声等杂音的强烈干扰。这是海盗在袭击商船前,惯常采用的干扰方式。驾驶室内,空气骤然紧张起来。信号班长王洪耀当即与“天河”号改换另一频道定时保持通话。20时30分,呼叫声再次在驾驶室响起:“我是‘天河’,在我附近有2个快速小目标追随,请求支援!”编队指挥员杜景臣、副指挥员殷敦平迅速展开现场指挥。“进入应召支援一级战斗部署,立即转向加速,抵近‘天河’号。特战队员加强对海面观察警戒,直升机组做好出动准备!”杜景臣当即下达了一连串指令。应召支援是此次护航任务行动方案之一,指的是商船遇险求救时,编队应召对其实施支援。护航编队在航渡期间,已3次组织实兵演练,对方案进行了细化和完善。夜海中的战舰,高速奔向遇险商船。被两艘不明快速小艇追赶的“天河”号也关闭了所有灯光,全速向“武汉”舰靠拢。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两条舰船的距离越来越近。半小时后,“天河”号已在目视范围内。

  农历除夕,在亚丁湾护航的中国海军,仍在执行区域巡逻任务。

  “发现两艘可疑小艇正尾随在‘天河’号右后侧。”正在舰艏用夜视仪观察警戒的特战队员报告。“快速向小艇抵近!”杜景臣再次发出指令。

  远航,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

  “武汉”舰的突然出现,让可疑小艇猝不及防。两艘小艇迅速关闭了灯光,很快消失在茫茫夜海中。官兵们略带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2008年12月26日,中国海军护航编队正式启航,航行了4400多海里,到达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

  (中国军网亚丁湾1月17日电)

  编队航经的路线,与明代航海家郑和当年的选择颇为相似。

  相关专题:中国海军赴索马里海域护航

  约600年前,郑和率领的船队穿马六甲海峡、过曼德海峡,先后访问了40多个国家,最远抵达非洲东岸,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今天的索马里境内,仍有一个名叫“郑和村”的地方。

  中国海军护航编队也是为和平而来,保护中国航经亚丁湾、索马里海域船舶和人员安全……

  出发前,吴强满怀欣喜地打电话给家里,说要去执行“一个光荣的任务”。

  出海第一天,风浪不期而至。海浪从不同方向拍打在军舰上,“武汉”舰时而上下起伏,时而左右摆动。走在笔直的通道内,大家不得不踩出S形的路线。从驾驶室往外看,巨浪跃上舰艏,盖过了主炮。军舰随涌浪起伏,向下时舰艏几乎没入海面。

  值更的官兵仍在坚守岗位。“就是吐了,也必须保证完成任务。”特战指挥员谢增岭说。

  航行在大洋上,遭遇风浪只是小插曲。进入任务海区后,编队相继处置了一些复杂海上情况。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国军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